7321com必赢-www.7321.com

成为全球最受信赖的
创新生物医药公司
独家专访复宏汉霖CEO张文杰:复宏汉霖进入发展第二阶段,要实现生物类似药和创新药双领导地位

2020-12-08

——在张文杰看来,中国生物医药行业正处在大浪淘沙的时期。波浪之下的各种尘沙正在经历被冲洗和淘汰的过程,当最终尘埃落定的时候,只有那些真正拥有坚实的创新产品管线,和较高的研发、生产、商业化综合素质的企业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引领中国生物医药行业走向更高的层次。



     2020年末,复宏汉霖迎来了今年获批的第二款单抗生物药。

     12月7日,复宏汉霖自主开发和生产的阿达木单抗汉达远Ⓡ HLX03正式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用于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和银屑病的治疗。这是中国第四款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也是近两年来复宏汉霖获批的第三个产品。

     经历了十年磨一剑,以中国首个生物类似药利妥昔单抗汉利康敲开市场大门后,复宏汉霖正在逐渐夯实自己在国内生物类似药市场的地位。而这之后,复宏汉霖不仅要完成打造高品质商业化团队,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快速有效地向创新药转型,并实现市场领导。

     01 掘金“全球药王”

     2019年,阿达木单抗(修美乐)全球销售额为191.69亿美元,虽然在专利过期后销售额开始出现下滑,阿达木单抗仍然是全球销售额最高的处方药。而在专利过期后,国内众多企业也开始纷纷布局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2023年中国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市场规模可达47亿元,2030年则能达到115亿元。

在复宏汉霖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张文杰看来,尽管原研药在2010年就进入中国,并且目前国内生物类似药布局企业众多,但阿达木单抗在中国的潜力还没有被发掘,市场开发仍处于非常早期阶段。




复宏汉霖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张文杰


     根据兴业证券数据统计,目前我国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银屑病患者合计超过1600万。由于自身免疫病对患者生存期的影响远小于癌症等疾病,且目前尚无法治愈,患者数量不断累积,呈逐年上升的趋势。

     “如果说抗生素、糖尿病和高血脂药物是过去中国医药市场代表性产品,好卖又畅销,那我认为下一个类别就是类风湿关节炎药物。”张文杰认为,这些产品背后的市场驱动力是相同的,首先是随着时间推移症状的逐渐体现,病程的从短到长。其次就是医保的推动,张文杰坦言,对于症状表现需要时间,且不急需介入的慢病,医保能否100%覆盖至关重要。

     2019年,阿达木单抗通过医保谈判正式纳入国家医保乙类目录,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以及中重度斑块状银屑病。

     张文杰认为,阿达木单抗进入医保后,意味着未来类风湿关节炎的治疗将更加以科学为导向,更加接近于国际最标准的治疗方式,而不再像此前一样只是缓解短期症状,治标不治本。

     而如何能将汉达远的市场价值最大化,是接下来复宏汉霖的重要任务。

     张文杰表示,由于阿达木单抗覆盖的市场非常广泛,包括核心市场还有基层市场,这就要求汉达远的商业化需要强有力的覆盖力。

     按照此前合作协议,汉达远的商业化将由复星医药附属公司江苏万邦负责,后者建有千人规模的风湿免疫事业部和面向广阔市场的混线销售团队,并且具有风湿领域治疗产品优立通(非布司他片)的成功商业化经验。

     “尽管汉达远是第四个获批的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但因为合作伙伴的商业化能力远大于其他竞争对手,所以也给我们提供了能够在未来激烈竞争中胜出的重要因素。”张文杰如是说。

     02 闯关生物类似药“世界杯”

     今年8月,复宏汉霖第二个生物类似药曲妥珠单抗(商品名:汉曲优)正式获批在国内上市,而在更早之前,曲妥珠单抗已经先获得了欧盟委员会批准上市登陆欧洲市场,也由此成为首个中欧双批的国产单抗生物类似药。

     “汉曲优在中欧的同时获批,不仅对于复宏汉霖有里程碑意义,同时也标志着中国生物制药产业走向世界的第一步。”张文杰对E药经理人表示。

     截至汉曲优上市前,中国抗HER2单抗市场在研产品数量超过20款,其中已有3款产品上市,即罗氏的赫赛汀 (曲妥珠单抗)、帕捷特 (帕妥珠单抗) 及三生国健的赛普汀 (伊尼妥单抗)。

     汉曲优可用于治疗HER2阳性的早期乳腺癌、转移性乳腺癌及转移性胃癌,并获得了原研曲妥珠单抗的所有适应症。根据IQVIA CHAP数据统计,2018年和2019年曲妥珠单抗在中国境内的销售额分别约为27.3亿元和45.7亿元,呈逐年上升趋势。

     毫无疑问,在首个生物类似药利妥昔单抗(商品名:汉利康)上市一年多后,汉曲优的成功上市,将进一步加强复宏汉霖在中国生物类似药市场的布局和力度,并助推复宏汉霖业绩增长。

     由于曲妥珠单抗已于2017年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按照此前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的《基本医疗保险用药管理暂行办法》,医保目录实行通用名管理,因此目录内药品的同通用名药品自动属于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这也就意味着汉曲优将自动进入国家医保目录。

     近日,国家医疗保障局下发了关于公示医保药品分类与代码数据库第五批药品信息的通知,汉曲优®列位名单之中,收获了自己特有且全国统一的医保药品代码,为这一药物在我国临床实践中的落地,更好地惠及更多参保患者打下了基础。


     张文杰表示,汉曲优今年的主要工作是要完成省级医保目录的招标挂网以及医院进药,他直言,只有做好这三项工作,患者使用汉曲优才能获得医保报销。“这个需要花点时间,因为每个省的医保目录招标节奏都不一样,我们今年的目标是完成绝大多数省级医保目录招标。”

     另一方面,在欧洲市场,作为全球最早制定生物类似药指导原则的地区以及全球生物类似药最主要的成熟市场,据IQVIA MIDAS数据估计,2019 年原研曲妥珠单抗及其生物类似药于欧盟及挪威、冰岛和列支敦士登的销售额达到了13.7亿美元。截至2020年7月中旬,除汉曲优外,欧盟及美国市场分别有相同5款赫赛汀生物类似药获批上市。

     汉曲优在欧洲市场的商业化推广将有英国公司Accord负责,早在2018年,复宏汉霖就与Accord签订许可协议,授予其汉曲优在欧洲地区、部分中东及北非地区、部分独联体国家的独家商业化权利。今年9月又追加授予其在美国及加拿大地区对汉曲优的独家开发与商业化权益,这也意味着汉曲优的商业化布局已全面覆盖欧美主流生物药市场。

     “目前汉曲优在英国和德国都已经中标。”张文杰透露,汉曲优已经开始在英国一些地区进行处方和使用,其中不乏英国顶尖医院。“汉曲优在欧洲市场虽然还只是在初步阶段,但也在按照计划正常推进。”

     03 创新药转型

     生物类似药是复宏汉霖的开始,也是发展的重要基础。从产品管线来看,截至目前复宏汉霖已经上市了利妥昔单抗、曲妥珠单抗和阿达木单抗,而另一款生物类似药贝伐珠单抗也已提交上市申请,有望在明年获批,这也是国内甚至国际市场上最大的四个生物类似药品种。

     生物类似药的陆续商业化,为复宏汉霖在中短期内提供了可观的现金流支持,使其能够快速从容地向创新药转型。另一方面,中国医药市场的加速改革,也在促使复宏汉霖加快转创新速度和布局。

     今年10月,国家医保局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6450号建议的答复”中明确表示,在考虑生物类似药的相似性、企业产能和供应链的稳定性、具体产品的临床可替代性等因素的基础上,适时开展集中带量采购。

     对此,张文杰认为,化药开展带量采购主要是由于市场上同类品种的仿制药数量太多,仿制药与原研药、仿制药与仿制药之间的价格差距都很大,此外产品质量也是参差不齐等原因。但在他看来,这些因素短时间在生物类似药领域还不存在。

     “首先,生物类似药和原研药之间的价格差距最大的也只有30%,有的甚至只有10%的差距。第二,生物类似药的上市品种还没有那么多,更多的还都在临床阶段,最多的阿达木单抗目前也只有四个品种。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些生物类似药的质量都是经过严格标准的三期临床试验,所以也不存在质量不可靠的情况。”同时,张文杰也表示,企业的资金投入和时间成本也需要考量。

     而应对政策变化的另一条路径,则是加快创新药布局和转型。

     目前,复宏汉霖有多款单抗和双抗创新药处于不同的研发阶段,其中进展最快的是HLX10(PD-1单抗),多个适应症已处于临床III期,并计划于明年提交新药上市申请。

     在愈发拥挤的国内PD-1赛道,复宏汉霖显然已经不具备先发优势,未来如何在市场竞争中打出差异化牌将是策略重点。

     在张文杰看来,和其他肿瘤产品联用是PD-1非常大的特点之一,因此能形成怎么样的协同效应就变得很重要。“不同的瘤种有不同的治疗方式和联合使用方式,以及临床一、二、三线使用的差异。从设计临床试验开始,治疗瘤种、使用的早晚和与其他产品的联用,这些都是多种多样的。所以如果看未来复宏汉霖PD-1能够覆盖的适应症,就会发现在具体的适应症里,复宏汉霖其实并不晚,所面临的竞争局面也不一样。”

     目前,复宏汉霖开展的PD-1联合治疗包括了联合化疗和贝伐珠单抗等,适应症包括了肺癌、肝癌、胃癌、食管癌、宫颈癌、头颈癌等。

     除了联合使用,另一个决定PD-1市场格局的就是医保。特别是在今年新一轮医保谈判前夕,还会有哪些PD-1产品进医保,以什么适应症进医保无疑是业内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

     “进入医保后,中国PD-1市场的角逐才刚刚开始。”在张文杰看来,进入医保后产品的成败,就要看临床试验在不同适应症上的布局,尤其是大适应症上的布局。“明年我们的PD-1计划先以微卫星不稳定性高(MSI-H)实体瘤这个小适应症快速上市,后面随着一系列覆盖大瘤种的晚期临床试验陆续完成,复宏汉霖在PD-1上布局的潜力就会显露出来。”

     而对于价格,张文杰则直言,未来PD-1价格下行趋势是肯定存在的,另外目前PD-1企业扎堆,千军万马过桥的现象,他认为并不是最佳的资源利用方式,同时对每一家企业来说也不都是有效的策略。

     “当进入的企业太多,后面的企业如果想进来取得一席之地,唯一的办法就是降价降价再降价,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整个中国生物制药行业头上一团乌云的原因。太多的企业依赖PD-1,而未来这个产品的发展趋势并不是100%乐观,首当其冲就是价格的风险因素。”张文杰对E药经理人表示。

     04 发掘创新最大潜力

     今年9月30日,复宏汉霖发布公告,宣布联合创始人刘世高因个人工作重心调整辞任公司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等职务。同时提名现任总裁张文杰出任第二届董事会执行董事,并委任其为首席执行官,由其带领高级管理团队进行公司日常管理,并监督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营运。

     从2019年加入复宏汉霖任首席商业运营官兼首席战略官开始,负责商业化工作,到担任公司总裁,负责公司生产等一系列日常运营管理,再到如今担任执行董事和CEO,张文杰逐步完成团队组建,并陆续将新产品推向市场。

     如今,这支商业化团队已经初具规模,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就是汉曲优的上市,从产品获批到开出第一张处方,只用了六个工作日。“我觉得之后如果有其他新产品上市想超越这个记录,还是很有难度的。”

     第一步对于未来总是有象征意义的,张文杰显然也很满意这个成绩,这样的上市速度显示了这支由他打造的商业化团队的高效和强大的执行力。

     目前,复宏汉霖的商业化主要由自建商业团队和复星医药旗下其他公司共同来完成。而按照张文杰的计划,除了汉曲优外,明年有望获批的贝伐珠单抗和未来的PD-1产品,都要由自建的商业化团队负责。

     “这三个产品都是主要覆盖在实体瘤领域,所以未来实体瘤方面的产品会主要以自主商业化为主,其他领域我们会慎重评估是否以选择合作伙伴为主。”张文杰说道。

     实际上,完成自主商业化这块拼图后,复宏汉霖已经不再是一家研发型的初创药企,同时随着包括张文杰在内的经验丰富的管理者的到来,势必会弥补和平衡初创药企的短板,将研发创新和商业化的配合协同作用发挥到极致。

     “对于企业发展来说,从第一步研发,到第二步生产,最后第三步必须要重视商业化,企业也进入发展的第二个层次。”张文杰直言,无论前面的研发创新做得再好,产能和生产质量再优秀,如果产品所拥有的这些数据和信息不能用于临床患者,传递不到医生端,再好的创新也不能充分把潜力发掘到最大。

     张文杰认为,明年将是真正展示复宏汉霖商业化综合实力的关键一年,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推动复宏汉霖进一步向商业化全面发展,不能偏颇,研发、生产和商业化齐头并进,是张文杰心中希望为复宏汉霖打造的全面平衡发展的企业样子。

     05 “双领导”的野心

     “复宏汉霖已经走过了10年的研发历程,下个阶段的关键词会是什么?”

     “我比较有野心的目标就是双领导位置。”

     生物类似药加创新药,复宏汉霖都想成为领导者,这也是张文杰为下个阶段的复宏汉霖定下的最大目标。

     “中国现在这一代的Biotech企业,还处在仿创阶段,很少有真正意义上的first in class,更多的是用新一代人才在海外或者头部企业的经验积累,以及高效的执行和充足的资金,再加上中国市场本身巨大的商业潜力,形成了现在Biotech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而对于用10年时间打造了生物类似药基础,并且已经取得了一定市场位置的复宏汉霖来说,接下来的三年、五年,甚至十年,要向创新药进行快速和有效地转型,并实现生物类似药和创新药的双领导地位。

     张文杰表示,复宏汉霖生物类似药的陆续商业化为创新药提供了良好的现金流支持,更为重要的是,复宏汉霖的自身的创新研发能力在中国生物创新药企中还是比较突出。“现在复宏汉霖的创新产品管线中,几乎都来自我们自主研发。”

     目前复宏汉霖创新产品管线中有超过20款候选药物在研,其中核心创新型单抗候选产品 PD-1处于后期临床阶段,5 款候选产品即将启动或处于I期临床阶段,另有13款单抗候选药物、两款针对新冠肺炎的全人源抗体药物以及3款双抗候选药物处于IND或临床前阶段。

     加速创新转型,提高创新效率,这无疑是未来复宏汉霖至关重要的战略部署,同时如何借助国际合作更好地帮助整个创新转型,这也是真正能实现生物类似药和创新药双领导目标的重要一步。

     张文杰坦言,尽管自主研发管线已经卓有建树,但也在提醒复宏汉霖在license in方面是否能做得更好,实现内外兼修。这样既能进一步依赖自身的创新研发能力,同时也能更加积极地去寻找外部能够弥补和加强自身创新管线和能力的机会。“如果在这个组合上能做得更好,我想复宏汉霖整个的创新研发在短期之内会有非常大的进步,也能让我们跻身于创新研发药企的一流行业。”

     在张文杰看来,眼下的中国生物医药行业正处在快速发展、多样化并且关键变化同时发生的时期,企业的真正发展和表面的泡沫同时存在,但这也是大浪淘沙的时期。

     “波浪之下的各种尘沙正在经历被冲洗和淘汰的过程,当最终尘埃落定的时候,只有那些真正拥有坚实的创新产品管线,和较高的研发、生产、商业化综合素质的企业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引领中国生物医药行业走向更高的层次。”张文杰如是说。



Baidu
sogou